显示标签为“五毛”的帖子。显示所有帖子
显示标签为“五毛”的帖子。显示所有帖子

微博审查员 一个压力山大 没有前途的职位

中国禁闻 – 禁书网   2013年09月13日 6:43
在天津市郊的一幢现代化办公楼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中大部分是20岁左右的男性大学毕业生,每人每天工作12小时,每月工资大约3000元人民币,他们称自己的工作是压力大,没前途.这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呢?他们就是中国的审查员,他们的任务是:删除新浪微博上的所谓敏感内容。9月12号发布文章,揭秘了中国最大的微博平台——新浪微博的运行内幕
日前,路透社记者有机会走访了新浪微博在天津的审查办公室。办公室里每天24小时运转,一共有大约150名审查员。一般情况下,大约40名审查员轮一班,每班12个小时。每个人每小时至少要审查3000个帖子。在24小时时间内,审查员们需要处理的微博大概有300万条。
时事评论员夏明说:“在毛的时代,中国有街道动员的小脚老太,成为中国的取代苏联的特务系统和监控系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今天雇佣这些微博管理员,其实就是虚拟空间的“小脚老太”队伍。”
一位已经辞职的前审查员对路透说,“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有种内心撕裂的挣扎,但之后就会变得麻木,只是例行公事而已”。
路透社还报导了他们的工作模式。报道称,新浪的电脑系统在每个微博发布之前都会进行扫描。一些帖子被归类为新浪的首要封锁词汇,比如“”。审查员们有时候还要更新”敏感词清单”,加入网民们为规避审查发明出来的新词汇。一份已曝光的敏感词列表还包括:“”“ 周永康”“马三家女子”“八九”等。另外,新浪审查员还透露,很多微博用户用“青蛙”或者“癞蛤蟆”来暗指前主席江泽民,这样的内容是绝对禁区。
夏明说:“中国(共)政府它想听到的好话,老百姓根本就不给它说。它说出的话,老百姓给它解构、把它给嘲讽。中国共产的体制从来没有问过一个根本问题,你的是可持续发展的吗?”
一位前审查员透露,对于大多数”敏感微博”,他们经常会使用一些”巧妙手段”处理,比如让只有发贴者本人能看到自己发布的某条信息,而其他人都被屏 蔽,这样发贴者往往都不会意识到自己的信息已经遭到审查。有时候还可以暂时取消某位微博用户的发贴权限,或在极端情况下彻底删除账户。
批评中共的政治形态,这也是他们绝对要封锁的。而每逢类似”六四”这样的敏感日期,审查员就更忙了。去年薄熙来爆发后,审查机器更是开足马力,大约100个人24小时不停工作。
新浪微博审查员只是中国数万名传统媒体和网络舆论审查员中的一小部分。他们中大部分人都是20岁左右,每月工资大约3000元人民币,很多审查员因为不堪压力和报酬问题离职。一位已经辞职的前审查员对路透说,他们的报酬,和当地一名木匠的收入差不多。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选择离开是因为这是一份压力山大,没有前途的工作。
路透社采访了四位新浪微博前审查员,他们都在今年先后退出了这项工作。因为曾经从事的这份工作的敏感性质,所有人都拒绝在报道中使用真实身份。而现在仍在从事审查者则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

相关文章:
原文地址:http://www.bannedbook.org/bnews/fanqiang/20130913/175698.html

“谁在删我的贴? ” 路透社探访新浪审查中心

【大纪元2013年09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秦雨霏编译报导)在位于天津市郊区的一栋现代办公大楼里,一排排的审查员们紧盯屏幕。他们的使命是:删除 任何新浪微博上的被视为冒犯或在政治上不可接受的帖子。路透社记者最近探访这个神秘的审查中心。前审查员透露:法轮功是首先被封杀的内容;薄熙来倒台那一段时间,有100个人轮流24小时值班;江泽民死亡消息疯传的时候,青蛙和蛤蟆成为禁词。
管理网络是中共的重大挑战
路透社9月11日报导说,中国最流行的微博网站的这些审查员们不是老迈的官吏,而是初出茅庐的大学毕业生。
管理网络对于中共是一个重大挑战。共产党视审查为维持权力控制的关键。的确,周一发布的新的措施威胁要给那些在网络上传播“谣言”的人判刑。
同时,中共希望给予人们一条道路来发泄怨气,当其他形式的政治抗议受到限制的时候。
路透社采访了四名新浪微博的前审查员,他们已经在今年不同时候辞去工作。所有人都不愿具名。
“开始的时候,人们常常有一种内心撕裂的挣扎,后来他们就沉默了,只是干活。”一个前审查员说。他离开了,因为他感到这个职业的前景不妙。“我可以告诉你的一个事情是,我们都非常努力的工作并且薪资很少。”
新浪,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经营微博网站,它拥有5亿注册用户。它也雇佣审查员。
紧张而没有前途的工作
路透社记者在最近一个周末的早上得以一窥新浪微博在天津的审查员办公室。
十几个雇员,都是男性,坐在狭窄的隔间,紧盯大显示器。
他们更像小兄弟,而不是无所不知的可怕的大哥大。
“我们的工作是防止微博被关闭,这给予人们一个说话的大平台。它不是一个理想的平台,但是它仍然让人们出气。”第二个前审查员说。
前审查员说,办公室24小时都有人上班,总共有150名男性大学毕业生。他们说女性逃避这份工作,因为要值晚班,并且持续面对攻击性的内容。
新浪微博审查员是中国几万名受雇的审查员当中的一小部份,以控制传统媒体和网络上的内容。
大多数新浪微博审查员20来岁并且一个月挣3000元,相当于天津的木匠或房地产公司职员的水平。许多人在从当地大学毕业之后干起这份工作。
“人们离开是因为这是一个压力很大的没有前途的工作。”第三名审查员说。
必杀词汇
路透社报导说,新浪电脑系统扫瞄每一个微博,在他们被发布之前。只有一部份被标记为敏感并且需要让审查员来阅读。后者将决定是否放过或删除它。平均每24小时,审查员处理大约3百万条帖子。
少数帖子含有所谓的“必杀”词汇,比如涉及到被禁的精神团体法轮功是首先被封杀的,然后被手动删除。审查员也必须用网友们为逃避审查而创造的富有创意的新词来更新汇名单。
前审查员说,对于大多数被视为敏感的帖子,审查员常常使用微妙的策略,即该评论仍然可以让作者看到但是对于其他人则是屏蔽的,使得博客主没有意识到他的帖子被有效的压制。审查员也通过暂时封杀他们的评论功能或关闭他们的账户惩罚用户。
“我们看到一个相当复杂的系统,人类力量被电脑自动化放大,它可以在几分钟内删除敏感帖子。”新墨西哥大学的研究微博审查速度的小组成员Jedidiah Crandall说。
施压
路透社报导说,如果一个敏感帖子被错过然后大面积传播,政府当局可以施压新浪公司要求删除帖子并偶尔通过罚款或开除惩罚相关审查员,前审查员说。
平均每天,大约40个审查员按12小时轮班。每个工人必须一小时筛查至少3000个帖子。
最繁忙的时段是敏感周年日比如1989年广场镇压民主抗议和重大政治事件。
在去年高调的政客薄熙来倒台的时候,审查员加足马力。
“这真的压力很大。大约100人不停歇的24小时工作。”第一个审查员说。他指的是薄熙来被撤职和被开除党籍的期间。
共产党对报纸和电视保持这铁腕控制,但是难以控制社交媒体的信息。互联网公司被要求跟共产党的宣传机构合作来审查用户发言。
主任陆伟本周说,“自由意味着秩序”以及“没有秩序的自由不存在”。
国家媒体报导最近几周几十人被逮捕,随着当局打击谣言传播。
中共的最高法院和说,如果网络谣言被点击5000次或转发500次,作者可能被控诽谤罪。这可能导致三年监禁。
江泽民死亡的谣言疯传
路透社报导说,当有关前中共主席江泽民死亡的谣言在微博上疯传,看似不相关的词汇“青蛙”和“蛤蟆”被禁,这些词用来暗示喜欢带奇特大框眼镜的江泽民。
审查员被告知什么样的评论是超出限度的。
“最频繁删除的帖子是政治性的,特别是那些批评政府的,但是新浪给予相对更多空间讨,因为有领导人希望保持这些争论继续。”第一个审查员说。
“但是自从习近平掌权以来,没有任何迹象放松对社交媒体的控制。”他说,“我们从工作中没有感觉到。”

相关文章:
原文地址: http://www.bannedbook.org/bnews/cbnews/20130913/175681.html

网事: NBA明星打败“蠢驴”在中国翻墙, 党国五毛祖宅被拆遭现世报--翻墙花园

  转载自大纪元,原文地址:www.epochtimes.com/gb/11/11/19/n3435346.htmNBA明星大陆翻墙-党国五毛现世报

  NBA明星兴冲冲来到中国,见识到传说中的网路封锁,恼怒之余,迅速学会翻墙,显见另类“长城”不堪一击;与此同时,党国创建网路“长城”的另类“明星”,却被母党拆了祖宅,讨不到说法,只能欲哭无泪。

美国篮球明星、前NBA丹佛掘金队的史密斯(JR Smith)9月14日和中国浙江稠州银行男篮签约,代表该队来中国征战2011—2012赛季CBA联赛。可笑的是,这位身高1.98米、打球很激情,深受中国球迷喜爱的球员,来中国还没比赛,却先学习了“翻墙”。这是史球员既没料到、又很自豪的事。

明星打败“蠢驴”


据大纪元报导,和美国许多体育明星一样,史密斯一直使用社交媒体,特别是推特,以保持与球迷、朋友、前队友之间的联系,可是搬到中国后却马上遇到困扰—— 很多他喜欢的网站都访问不了,不仅如此,最常用的Skype也无法使用,YouTube也被封锁了,他试图用黑莓手机上推特也遭遇屏蔽。显然之前没有人告诉他推特是中共政府封锁的许多网路服务之一,直气得史密斯大骂中共网路审查是“蠢驴”!

对于这样一个在自由国度长大,随便说话、上网社交就像吃饭睡觉一样简单的西方人来说,当然受不了这种非人的限制,更不能理解中国5亿网民是怎么活下来的,站在他的角度讽刺妄图用科技手段管住人们想什么的当局为“蠢驴”,当然很贴切。

篮球场上的英豪当然也要在网上帅一把。史球员像带球突破那样,试着把蠢驴们击倒,结果他真的做到了。方法很简单,就是极权国家人民,特别是中国网民,用惯了的方法——翻墙。

大纪元说,现在史密斯又可以用推特了,即使在中国。这对他的球迷来说是个好消息,但对中国类似推特的新浪微博和腾讯却失去了一个机会,因为这些大陆网站经常招揽体育明星和名人使用其微博服务。

史球员并不是唯一靠翻墙维持社交权利的外国人。多年来,到党国工作、旅行的自由世界公民,都入乡随“俗”,靠翻墙来对当局的脑残行为说“不”!

新唐人今年7月报导,习惯用社区网站Twitter、Facebook、Youtube的外国人,刚到中国大陆都会叫苦连天。因为这些传播速度快的网站,在中国都是被封锁的。

因此,那些为了工作不得不来大陆的外国人只好自我训练成为翻墙高手。某驻华外国媒体记者说:“我觉得一般的外国记者习惯了,但是我们当然觉得这个事情不太公平。因为我们来中国报导事情,所以如果我上不了网,这个对我们的工作不好,不方便。但是习惯了,有很多方法可以上网,可以用这个VPN。”

VPN是“虚拟专用网路”的简称,网民可以通过这种代理服务打开被中国屏蔽的网站,也就是俗称的“翻墙”。

日本人更绝,有日本公司专门为到中国旅行的日本人提供免费日本VPN --“GFW Blog(功夫网与翻墙)”via 数位时代 in Google Reader,而且无需注册,直接使用它的测试帐户就可以。发布消息的林汉生称,这是由于中国网路的特殊状况。到中国大陆旅游、经商的外籍人士无法通过 Facebook、Twitter来联络朋友,感到非常不便,所以VPN不仅对中国人来说是上网必备的东西,而且对外国人也是如此。

方校长遇到404


说到中国的网路封锁,则不得不“归功”于北邮校长方滨兴。方滨兴虽然官至北邮校长,但不仅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反而成为5亿中国网民的公敌,其主要罪行就是他主持生产了长城防火墙(GFW)。

虽然史明星把它抬举为“蠢驴”,但它有时还真是有效的,比如屏蔽它母亲的名字“方滨兴”三个字时。更加讽刺的是,据方滨兴称,他自己想出国网游一圈,也需要靠VPN访问国外的网站。

他配合独裁政权封锁中国人民获得自由资讯,同样作茧自缚。最近更有网友恶搞他的漫画作品“防火墙之父自毙”在网上海传。

去年方校长想时尚一把,也在新浪开博,没想竟遭千军万马围剿,没两天被迫关闭;今年5月去武大演讲,却被青年学子蛋砸鞋袭,引来网上一片欢呼;现在方校长又被升级为一只猪猡,放进厕所,坐在马桶上出恭。令其尴尬的是,手纸没了。当胖胖的方校长望向墙上的手纸盒盖时,赫然看到自己变成木乃伊都不会忘记的符号:404 error。这正是中国当代网民每时每刻都会遇到的GWF封网提示。正因为这样,方校长才获得5亿中国网民颁发的“最受唾弃公众人物”的褒奖。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援引了网民的经典图说,“如果方校长在厕所遇上404问题,用手机发微博求救,之后会发生什么事?答案就是:这个厕所在20分钟内即会被严密封锁。”

网友朝天椒补充说:当年爱因斯坦后悔参与发明原子弹,至今共产党的方院士没有对GFW忏悔。那么我们只好希望方校长如厕愉快,专注地享受404与便秘的快感。

高级五毛遭报


与方校长同病相怜的是中国政法大学吴法天副教授。因为其祖宅被中共地方政府真刀真枪的强拆,吴法天这回真是叫天天不应了。

吴副教授的遭遇也同样被网民们倒喝采,为何?原来吴是个教授级五毛,也是被全国网民拍砖的伪知识分子。

大纪元报导,10月29日,吴法天在微博诉苦说:“我祖宅因旧村改造被拆了。我拿出档案馆复印的1951年土改时发的土地房屋所有权证,土管局说九十年代办过新房产证,我家没办,老宅后来被收回村里为集体所有,只是登记的产权未转移。我要求依60年前证上的面积确权,被告知拆迁前未重新丈量,所以无法确权。这是赤裸裸的掠夺私产啊!”

吴法天还严厉谴责强拆其祖宅的共产党杨书记:“杨书记,作为父母官,从农民手里一千多元每亩租地,转手六十万元每亩卖给房地产商,觥筹交错中,可对得起香河圈地中失地的乡亲们?温泉饭店内,你太太和地产商、公知(公共知识分子,但在最近,特别是在微博里,已然开始贬义化了。)们吟着梨花体,花天酒店,极尽奢侈,用的可是卖地钱?……你们可曾畏惧过法律和舆论?”

吴副教授拿法律吓唬党书记,可真是找错了人。如果不是看在他的律师、五毛教授的头衔,杨书记肯定会将其升级为北方敌对势力,启动严打预案,差遣当地公安跨省缉捕小吴。

说到畏惧舆论,杨书记会笑出声来。就像“四月青年社区”网友总结的:

著名政法大学教授,资深五毛(指受中国官方雇佣发表有利政府评论的人员),辟谣联盟大师,酒精考验的共党战士──吴法天博士,在多次对弱势群体冷嘲热讽之后,终于在近日,被传言家里祖宅被强拆。

当他们判彭宇输时,你说法官是个好法官,因为你不是彭宇;当他们杀钱云会时,你说只是普通交通事故,因为你不是钱云会;当他们阻碍刘萍参选时,你说程序合法,因为你不是刘萍;当他们拒绝旁听李庄案时,你说法庭都坐满了,因为你不是李庄;他们最后直奔你而去,这时……

和讯网亦忱说,老朽也确实不喜欢他,但由于本人对遭遇强拆的任何人,都无一例外地保有深切的的同情,所以,考虑到吴副教授遭此变故,还是值得给予双份的同情:一份同情他此前不问是非而以立场划界乱挺公权肆虐,一份同情他家遭遇变故竟然在本地讨不到说法。

美国议员要组团跨国探望陈光诚,表现出对中国英雄的力挺和对中共迫害英雄的鄙视。就像一位作家所说:为别人呐喊,就是为自己呐喊。而吴副教授为党呐喊,换来的却是被党妈拆祖宅,逼他亲身体验P民“体谅政府”。如果吴副教授都遭现世报了,还对党妈一味逢迎,网民们只能准备哀悼他了。

本文地址:http://fanqianghuayuan.blogspot.com/2013/05/nba-china.html
相关文章: